“你是真的热爱这一行吗?”
昨天晚上被同学H问到,突然有点不知所措,怎么回答呢?

早上到公司打开电脑,想了下,我上一次很厉害哭是高三的高考前。我冲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哭着对班主任说,我好像丢掉了自己的前进方向,我对大学以及大学之后的生活没有了期望。因为那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的平庸。我的每一次诊断考试都考的很差,班级排名都是倒数,有一次D拿着成绩单对我说:“你看你考的那点分哦。”,我只有很尴尬的笑。实际上到了高考复习阶段我好像就真的没有认真学习过,我对学习失去了兴趣,怎么说呢,我有时候觉得自己不喜欢不停的重复重复学习一种东西,实际上发现了自己对某些东西确实没有才能,那段时间我也接受了自己。高考完了,我没有对过答案,每个人问我能考多少分我都说是550,不是随口说的,因为我知道自己就只能做550分那个层次的题,是不用动脑子的题,成绩出来那天我看到了那个数字543。

大学里面好像也无所事事,大一高数上半期考试考了8分,辅导员叫我去办公室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真是个人才!”,然后问我期末能不能过,我说,能。期末确实过了,但是其实就是老师放了一马而已。
实际上之后也没有好转,我经常不交作业,期末复习也只是考试预习。自己想学一些东西,但每次都是连皮毛也没有学到就又没有兴趣了,玩一段时间之后,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下去,又开始找新的东西学,循环往复。

记得我小学的时候我爸跟我说:“你现在只会使用工具,你以后要学会发明工具。”
大三上了X老师的8位单片机课程,虽然他说应该叫“微处理器和微计算机系统”,确实应该叫这个名字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计算机是怎么运行程序的。所以那年寒假我用了两周时间在家用8位单片机做了一个可以用微信通知的气体报警器,放在我家厨房。功能很简单也不好用,关键是还丑,甚至还被我爸开玩笑说,这东西不仅比淘宝买一个还贵时间成本又高,而且还经常乱报警。开学之后我狠下心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一块STM32的开发板,但是一直都是随便鼓捣一下。
大三下期的综合设计选题课,放课后我找到L老师,问他说我能不能自己选一个题目,题目就是我寒假做的那个电子垃圾,其实我也没想到他直接就同意了,还问我什么时候学的,我说以前只是知道有单片机这种东西,学的话是上学期学的,然后就是标志性的笑容,让我什么时候来聊聊。前半段对话我倒是放心上了,后半段没怎么在意,所以我直接用了寒假做的东西然后写了个报告就交上去了。后面才知道是让我做一个项目,真正要应用的项目,趁这个机会我也一边学STM32一边做项目。

到公司实习之后,我每天7点起床,7点27分在寝室楼下赶第三趟公交,到公司大概8点40到9点之前到公司;下午5点40下班,吃了饭回到学校大概8点,然后开始做之前的项目。周二的时候公司分配的导师X告诉我,你每天走的比较急,领导看了会觉得你没有另外一个组的实习生努力,他每天都学到很晚。
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和同组的F哥一起,我问他平时什么时候下班,我是不是走的有点早,他问我为什么这样问。我解释了之后,我又说,之前也说我可以把学校做的东西带到公司做,但是我觉得一个是条件问题,要用堆东西,第二个是我觉得不太好,在哪里做什么就行了。
他说:“你知道这种东西很难平衡,如果把这个平衡的很好的人,那是非常可怕的。带到公司做这个确实不太现实,你都到调试阶段了,要用的东西太多,最多在公司写写想到的实现,然后回去测试。”
我又问,那有时候自己调试代码用很久,最后发现问题原因却是非常低级的错误,感觉人家出错都是因为写作文句子不通,而我是字的笔画都安错了,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太适合做这个。
F哥说:“实际上你只是有点自信心受损,等你解决了问题之后回来想,其实你还是爱它的。”吃着饭,我突然又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下午当时一起来的实习生J说他离职了,原因是他的领导问他要不要实习到过年之前,他直接说这不是他期望的兴趣方向,他不想做下去了,要去找他的兴趣所在,然后在微信留给我一句话,“喜欢就要努力”。

其实H的下一句话是“我同事基本都是为了有口饭吃。”
其实我觉得也没错,这几天上下班在地铁上我都在看郎朗的大师课视频,看郎朗教十多岁的孩子弹琴,发现大师和普通人确实不同。技术是技术,有技术的人很多,大师很少,因为大师需要有自己的理解,并且能把自己的感情和理解融入到技术中。
郎朗之前的努力是不能说一句天赋就抹去的,同时你也不能说没有天赋光靠努力也能成为大师。郎朗是一个极端,有极高的天赋,也受到极大的压力,不过好的一点是郎朗把受到的压力都转换到了积极的一面。我只是想说成为佼佼者需要很多条件,我可以接受我的平庸,并且为了混口饭吃也不是什么应该被嘲笑的事,饿死之后连听到自己被嘲笑的机会都没有。

我终于睡醒了。下午我花了很长时间看懂了一个问题,有种巨大的成就感,也莫名其妙的开心。
又回到最初的问题“你是真的热爱吗?”,我发现我我不知道,而且我也不想知道答案,我更不会去做什么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只要我此时此刻满足就可以了。

2019/12/20 在地铁上